LIFESTYLESelection

創造不凡的無銜媽媽

軟雕塑藝術家-曾麗娟

企劃:新光三越內容中心 撰文:新光三越內容中心 攝影:曾麗娟 圖片來源:曾麗娟

March, 2022

媽媽是個需要具備許多專業技能、投入超多工時卻不支薪,沒有頭銜的職業

女兒是個高敏感兒,思考著該如何在教養與工作上取得平衡,因此讓當時身為老師的曾麗娟決定先暫停熱愛的教學,全心投入「媽媽」這個剛起步的終身職業中。過程很辛苦,曾經有人說她這是犧牲,歷經多年全職媽媽生涯的她卻把自己經營得很精彩,對她而言就只是種當下平衡的選擇。為了避免在孩子的童年中留下父母親不在身邊的遺憾,她選擇陪伴在孩子們身邊,為他們奠定良好的基礎。

Read more>

 

 

跨時代的情感

 

曾麗娟眼中的媽媽是個既勇敢又堅強的傳統女性,在那個思想保守的年代裡,媽媽透過自由戀愛的方式,嫁給了在年齡有著不小差異的另一半,年輕的她重新適應陌生的農村生活,學習如何打理家中的一切。童年時,麗娟的父親以畜牧為業,收入較不穩定,為了過生活,婚後在工廠上班的媽媽是家中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,每日天還沒亮就得要出門工作,直到深夜才疲累的回到家中。「媽媽的力量撐起了我們家,每當薪水發下來後,她除了要支付飼料的費用給廠商外,同時還要付錢給幫我們蓋房子的師傅,以每月微薄的薪資還能夠買房,這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」曾麗娟回憶著說。

 

 
 

她所表現出的是一種跨越性別的堅強,不但活出自己的價值,
也帶領著身邊的人一起努力,這就是我的媽媽!

 

童年的曾麗娟,因為父母親長時間為工作忙碌,白天都是由阿嬤帶大孫輩。國中之前,她對母親有種說不出的疏離感,到了母親節、生日,她也會跟著學校老師的安排做卡片送給媽媽。「有一年媽媽生日,我們兄妹三人一起嘗試做了顆紅蛋、煮了麵線,想在媽媽回家時給她一個驚喜,雖然最後媽媽只說了句:『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?』但我想她心中應該是開心的吧!」曾麗娟邊笑邊接著說:「其實我很感謝小時候父母親很忙碌,反而讓我有機會去體驗生活、大膽嘗試,這對我的人生有非常大的影響。」

Read more>

 

 

從疏離到梳理

 

教育程度不高的媽媽,一直認為自己無法教給女兒什麼,加上每日煩忙的工作,母女間的互動大概只剩日常生活的問答。曾麗娟在求學期間接觸到女性主義,開始對自己與家族女性的處境有所反思,對重男輕女與傳統價值中的待遇忿忿不平。「當時為了創作,我重新梳理了家族女性所帶來的生命體驗,發現媽媽的足跡遍布全家,好像整個家都是屬於她的,但實際上卻完全沒有屬於她自己的空間與時間,彷彿她的一切都是攤開跟家人共享,我想著:『步入家庭的女性還能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呢?』媽媽看似為了養家而埋首於工作中,因為奉獻與忙碌,跟孩子們的關係反而疏離了。」曾麗娟描述著媽媽當年的情況依舊十分不捨。

 

 
 

當你並非身處於那個時代時,很難以中立的角度來評斷人們當時的觀念,
更無法以現在人的觀點來判定那些觀念的是非對錯。

 

女兒出生後,初為人母的曾麗娟對「媽媽」這個角色有了全新的衝擊與學習。由於女兒是個高敏感兒,月子中被哭聲吵得練續三天無法闔眼的曾麗娟終於決定向媽媽求救,開啟了母女倆新的話題,也重新整理了對「母親」的認識。曾麗娟回想起那段新手媽媽的時光,笑著說道:「以前媽媽總覺得因為自己沒念過什麼書,所以不會教小孩,但其實她們早就在日常生活中教會孩子待人處事的道理,比方說,每次媽媽從菜市場買菜回來,我都要幫忙把菜分類後放進冰箱裡,這個平凡的舉動其實就是教導我處理事情的邏輯,她們雖然說不出艱澀的理論,但卻以身作則的教會我們最重要的生活議題。」

Read more>

 

 

由生活中體悟相處之道

 

在成為媽媽之前,曾麗娟曾經對於總是在外工作、很少陪在身邊的媽媽感到疏離,對傳統女性為家庭無私奉獻的行為充滿了疑問與不捨,直到兒女接連出生後,才讓她在育兒過程中逐步理解媽媽過去的犧牲以及背後的心境。「自己以前總習慣站在自以為的『現代女性』角度,批判媽媽當年的觀念跟作為,但是當我親身體會做母親的種種經歷後,我才理解很多事情並不是媽媽不想,而是當下不能。也或許,是不同時代的選擇與平衡罷了!」曾麗娟緩緩地說著。

 

從陌生到理解,內在跟媽媽和解的曾麗娟把人生經驗轉換成給下一代的養份,對於孩子們的教育保持著一種開放的態度。在女兒低年級時,他們是個在家自學的家庭,過程中,曾麗娟放手讓兒女們自己體驗、思考,同時也在一旁陪伴、引導孩子們的自我學習與成長,透過講故事的方式讓他們從中獲得認識世界與處事的道理。「對於考試表面的分數我比較少要求,我重視他們平時對於學習的熱情與態度,至於考卷,我會去看他們錯在哪裡,不懂的部分需要大人的釐清與協助,粗心就是態度問題了!」曾麗娟語氣堅定地說。

Read more>

 

無論曾經是女兒、老師或藝術家的身份,都是曾麗娟每個階段的累積、滋養與轉換,沒有「頭銜」的媽媽,讓她能夠更純粹的回到每個平凡的當下,看見孩子與自己的真實價值與需要,不是什麼悲劇中的壯烈英雄,只有勇敢的在每個平凡中為自己做選擇。「現在,能夠看著兩個孩子樂於學習、樂於求知,而且能夠以謙遜、快樂的態度與其他同學們分享,就是她身為媽媽最驕傲也是最開心的事情了。」曾麗娟說。

Read more>